一台3D打印机就能搞定一场秀?她的理想和设计一样前卫!

和大多数设计师相比,来自阿姆斯特丹的Iris van Herpen显得有点特立独行。她终日埋头于那个不知道该叫设计工作室还是科学实验室的房间里,身边堆满了一些你从来没见过的奇怪的材料样品。她不太认同自己只是个“做衣服的”,就像她的设计一样,早已超越了“衣服”这个单一的概念范畴。

出生于荷兰Wamel。

大学在位于荷兰东部城市阿纳姆的荷兰艺术学院攻读时装设计专业。

擅长从服装本身的材质来做设计,并且辅以夸张的造型。

曾与Alexander McQueen和Viktor & Rolf一起工作过,在设计风格上也受到了两大品牌的影响,前卫且充满创意、视觉冲击力强。

创立的同名服装品牌。

人们很少在玲琅满目的百货商场或至潮至热的时尚买手店里看到Iris van Herpen的名字。不过,从到现在,她已经在全球所有主要城市参加过五十多场艺术展览了。她也不太参与时尚圈的社交场合,和她走得最近的大多是建筑师和科研机构。这位设计师更觉得自己像一个艺术家,或者说,科学家。在她每一季巴黎时装周的秀场上,人们总能看到一些仿佛科幻电影一样的场面,以及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时装”。

Iris van Herpen理念设计回顾

2015aw Bioprivacy

在这个私人和公共领域界限模糊的社会,一个人的身体是否还属于他自己?模特漂浮在空中仿佛无重量一般。

2013aw高级订制 Wilderness Embodied

人类思维与大自然一样有一种野性的力量,不断追赶、冲破身体的束缚和界限。

2013ss 高级订制 Voltage

探究身体的带电性,描绘身体电力的有型动态和力量。革命性地开发了具有弹性的3D打印服装来表现人体运动。

2011aw 高级订制 Capriole

表现高空跳伞过程中的极端感受。

2011aw Crystallization

受到建筑师Benthem Crouwel的设计“浴缸”的启发,表现人出浴的一瞬间被水包围的感觉,以及各个状态、形态的水。这也是Iris van Herpen第一次在时装中使用3D打印技术。

2010ss Radiation Invasion

表现人们每天被电磁波和数字信息流所包围。

2010aw Mummification

以多层缠绕式结构模仿古埃及木乃伊制法。

2011ss Synesthesia

强调人体的极度敏感性,将各种感觉的交织视觉化。

2009aw Chemical Crow

如同炼金术师点石成金,以黑魔法传说为灵感,设计师用金色伞骨制成羽毛、翅膀样的衣服。

2008ss Fragile Futurity

结合动物本能和人类理性展现未来的脆弱和变化莫测。

虽然刚刚三十岁出头,但Iris van Herpen和她的品牌多年来始终身体力行地探索着时装工业面料科技的边界。我们早就想和她聊一聊了。在看过了她春夏系列在巴黎进行的发布会后,这种冲动愈发强烈。请她亲自来为我们解读一下那些看起来并不太像衣服的衣服,以及魔术般的创作过程……

让我们先来聊聊春夏系列吧。主题“Quaquaversal”是什么意思?其中应用了哪些特别的技术?

“在春夏系列里,一些传统的、被遗忘的技术再次与新科技结合,以完成对面料结构的一种新尝试。剪裁、编织、折叠和“生长”的多重概念以前所未有的形式打破了彼此的界限,高度融合于时装创作中。其中包括一些仿生结构,以及非常轻的不锈钢材质,让面料随身体的动态呈现出随机的形态和色泽。

Iris van Herpen 2016ss

Quaquaversal的意思是“无处不及”,即将触角伸向四面八方各个领域。我从自然所展示的巨大生命力中获得了启发。植物和其他生物体形成“活体建筑”的潜能启发了我来创作一个仿佛迷宫一样缠绕身体的时装系列。印度的“树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灵感来源。那些巨大的树根于河流上生长蔓延,最终成为当地人的一座桥,这就是“活体建筑”的一个非常美丽的范例。 自然构成了建筑,并随着时间衍生变化。我希望随着科技与知识的加入,自然与科技能更紧密地结合,而不是互相抵触。”

很多到场看秀的嘉宾直到快要离开才意识到《权力的游戏》中的女演员Gwendoline Christie 一直躺在秀场里。这个表演具体是怎么进行的?你想通过它表达什么?

“我觉得时装的变化和演变才是最美的。有的时候当一件衣服完成,我会觉得有点遗憾,因为这种美丽的演化似乎到此为止了。当我做一场秀的时候,人们也只能看到最终完成的一件件衣服,而它们在完成之前所经历的神奇过程却就此凝固而被遗忘。Gwendoline 所做的这个睡眠表演就是在和观众们分享时装的演变过程。她的身上穿着一件巨大的圆形裙子,廓形向四周围延展开来,几个看起来像怪物一样的“手臂”则在打印着裙子的结构。看起来就像是从她身上生长出来的细小的树木根茎。这件裙子上融合了传统的手工编织技术和当代的激光切割及智能机器印刷技术。智能机器印刷是个非常慢的过程,有些肉眼都不太能看清的细节它都可以完成。所以这个秀场上的表演并不是哗众取宠,而是让观众们能更加直观地体验到我在工作室中是如何实验自然与科技的结合的。

在时装领域,我想我们应该带领消费者重新重视起一件衣服的制作过程。时装的价值,正体现在“制造”这一过程中对美的二次演绎。” 

与其说是个制衣间,你在阿姆斯特丹的工作室好像更像个科学实验室?

“两者都是吧。你能看到这里很多人在做的都是手工活,我们的工作室里也有其他设计师那里有的缝纫机、熨烫机、裁缝桌什么的。不过还有很多裙子和面料都是在电脑上设计出来的。很多衣服是由3D打印机完成的,一些裙装需要用镭射激光切割数千层结构的面料而来,有一些无缝时装需要先用水泥铸模,还有一些裙子是借助电磁学原理“生长”出来的。 ”

所以你在设计一个新系列时的第一步是什么?你也会画草图、做一些Moodboard吗?

“在工作室里我有个很私密的房间,那就是我设计新系列的地方。那个房间里堆满了照片、各种各样的原材料、结构模型、手工样品等。整个房间就是一个巨大的Moodboard了。但我不会像有些设计师一样在创作阶段从始至终都需要一个真实的“灵感板”来指引方向。一切想法都在我的头脑中随时进行着演化。我也不怎么画草图,除了偶尔为了向我的团队解释我到底需要他们帮我做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时。这也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几乎所有衣服都是直接在假人上试验着、摸索着做出来的。我更相信直觉。而草图从来没能让我觉得有什么帮助,那只是2D图像。 ”

你在时装领域中对3D打印技术的大胆应用非常令人钦佩。你觉得3D打印对于未来的时装工业具有怎样的意义?尤其对于高级订制领域来说。

“3D打印在现阶段仍然是高级订制领域中非常具有潜力的一个发展方向。很快我们就可以在一块面料上3D打印一些立体结构,这样,传统的手工艺技术就可以与打印技术相结合,客人们可以更加自由地定制自己喜欢的装饰和面料。设计师也可以用这种技术完成自己想要的串珠、刺绣或混织面料等,而且可以无限复制,想做多少都行。

Iris van Herpen 2015ss 3D打印的冰雕裙子这样一来,我们就不用指望着能在市面上找到什么,而是可以自主制作自己想要的时装了。我的理想是有一天3D打印技术能够被普遍使用,我们甚至可以自己在家打印一块面料,甚至一块皮革。如果有实现的那一天,一切将截然不同,无论是对高级订制还是成衣来说。并且在时装的制作和回收阶段,这些材料也可以再生利用, 这对环境保护和减少浪费来说都是件大好事。长远来讲,或许有一天4D打印也可以进入时装领域。”

*4D打印最关键的材料是记忆合金,是一种无需打印机器就能让材料快速成型的革命性新技术。

从你最近的几个系列里看,你现在好像十分热衷于研究“可生长”材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听起来有点抽象,能解释一下吗?

“这要从我和阿姆斯特丹的一位艺术家Jolan van der Wiel讲起。他所擅长的是用磁原理“长”出一个立体结构。“生长”在这里并不是其书面意义,毕竟我们使用的材料并不具有生命。现在,想象一个具有两个端点的、质感上类似于软橡胶的液体结构。我们在这个液体结构上附着大量具有磁极的金属粉末。这块软橡胶会在几秒钟内变硬,上面布满磁铁,在这几秒间,磁力会让软橡胶固定成一个形态的结构。这是个非常美的过程,自然的力量塑造了这样的一块材料,而我们并没有去决定它的细节是什么样子,只是用它来做成一件衣服。”

你觉得你对生化技术的应用,与其他主张“有机天然材质”的设计师有什么不同?

“我用过不少传统的天然面料,比如丝、棉、羊毛等。这些面料都是用织机织成的。但我的“磁力”材料则不是,它是由流体生成的。我相信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面料是从实验室而非纺织间制作出来,它们将为时装产业提供除了传统面料之外的更多选择空间。但我觉得那些由织机制作出来的面料也会一直为时装工业贡献着主要的力量。 ”

你一直都保持着和科学家及建筑师的紧密合作。这些一般是为了某个特定项目的短期合作,还是会长期共同研究某项技术?

“两种合作模式都有。有的时候我会为了某个系列中的某种材料和一个艺术家、建筑师或机构合作。有时候这种合作会衍生出彼此对某个特定领域的共同兴趣,以至于大家会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共同参与一些实验探索。建筑师Philip Beesley 就是一位与我保持了多年合作的伙伴。”

Iris van Herpen与Philip Beesley合作的 的2015ss Magnetic Motion 磁悬动力系列

我们很少在零售商店里看到你的作品,却经常在全球各地的艺术画廊中见到它们。你对自己的定位更偏向于设计师还是艺术家?

“我把时装视为一种艺术形式,尤其是高级订制。在创造美丽的过程中我感受到了激情与力量,而在女性的身体线条和运动体态中,我找到了美丽。为某一个人特别订制一件衣服,是个很亲密且私人化的体验。在设计时装的时候我并不会去考虑商业化的事情。设计时装之于我的意义远高于商业行为。那是一种非常平和但又有强大治愈力的状态。这是不是让我听起来更像个艺术家?但我猜艺术家和设计师这两个词并不必分得很清。”

但是你对自己的品牌就没有任何商业性的考虑吗?比如,你会不会把自己的设计延展到珠宝、配饰领域?

“我在设计鞋子,而且我还会完成两个配饰方面的合作系列,所以还是会有很多新的变化的! ”

最后一个问题:你爱看科幻小说吗?

“我不太看科幻小说,不过我最喜欢的电影一部叫做《西班牙》的反乌托邦电影。它讲述了世界被一个至高无上的专制体系和一些无用的机器所统治的故事。”

编辑、采访/Yoanna

图片提供/Iris van Herpen、东方IC

协助/黄怡芸

微信编辑、设计/贺冠怡Hana

更多设计师专题文章请戳▼到底是什么样的设计师让你甘心吃土只为一个包?!

当年的坏学生Jonathan Anderson如今执掌了两大顶级品牌

版权所有。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及本声明。

留个言呗:

您的邮箱不会被显示在页面上。标有*的是必填项。